全本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全本小说 > 洪荒:我能偷听盘古心声 > 第一六四章

第一六四章

颜长青一边策马奔腾,一边参悟法诀。

尽管之前他不能修行,然而颜氏收藏的法诀颇多。

他所熟知的法诀中,《五雷正阳诀》最为霸道,《化魂大法》最为毒辣,《浩然天罡》最为刚烈,《大悲赋》乃佛门圣典,《万妖经》乃妖族奇书,《鹏魔九变》乃魔道功法。

这六大奇书,是颜长青最为看重的。他也不知道他父亲如何搜罗了这么多秘典。

但这不是重点,重要的是这六大奇书包函佛魔鬼道妖各类功法。

这些虽然都是精华中的精华,但是颜长青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全部参悟。

因此他选择了最为刚猛霸道的《五雷正阳诀》。

五雷分属五脏,五脏之气攒聚,会聚为一,方能达于大道,掌握五雷之妙用。

如今颜长青已入腾云境,体内金丹已成,已经达到了参悟《五雷正阳诀》的最低标准。

世间法诀万千,唯有雷法最难修行。幸好颜长青底蕴深厚,又得了大造化,方能一窥究境。

又过了两日,颜长青对于《五雷正阳诀》的领悟渐入佳境,同时又遇上了不速之客。

“书院之人,就可以妄开杀么?”

来人是一位青衣剑客,所携十余人尽是琴心境,而他本人却是腾云境高手。

见面第一句话便是问罪,想来来者不善。

秋雪感觉到了压力,率先回道:“杀人者是我,与我家公子无关,更与书院无咎。有什么事冲本姑娘来。”

颜长青说道:“他们取死有道,你们又是谁?”

“青城派萧渐离。”

那领头之人三十来岁,一脸傲然之色。

能在三十岁左右修行到腾云境,确实有点骄傲的资格。

“峨眉青城派?”

颜长青微微皱眉,峨眉青城派虽比不过书院这种超级大派,也不算小门小派。

青城派也算名门正派,但是观这一行人的作风,颜长青微微有些失望。

“怎么样,怕了吧?”

这时萧渐离身边一位歪嘴青年得意道:“如果怕了,就束手就擒,免受皮肉之苦。”

颜长青笑道:“青城派在巴蜀一带素有名望,但是这位萧先生,在下却是眼拙。”

萧渐离神色冷了下来,对方分明是瞧不起自己。又道:

“两天前,尔等无故杀害二十余名修行同道,如此残忍血腥之事,人神共愤,人人得而诛之。”

颜长青心中冷笑:这家伙分明就是为了书院那档事儿。如此自私自利厚颜无耻之人,除了缺德,什么都不缺的人,岂全主持公义?

只见萧渐离又道:“你若肯自缚,我自会向祖师求情,从轻发落。否则,休怪我替书院清理门户。”

投降,去青城领罪。

不投降,就地见阎王。

难怪霍去病感叹修行者以武犯禁。

颜长青想了想,回道:“还是送你去见你们的祖师比较好。”

双方立场分明,说再多也不能改变结局。

至于青城派,书院不会放在眼里,他老爹也不会放在眼中。

秋雪见颜长青眼露杀机,立即拔出长剑,欲与拼命。

萧渐离在巴蜀一带有些名望,她不是对手,却不能不拔剑。

颜长青微微一笑,拦下了秋雪。

这一场,他来!

“公子?”

颜长青看了一眼秋雪,腾身而上立于青城派诸人上方。

“腾云境?”

公子什么时候入了腾云境!

秋雪心中震惊莫名,前几天还手无缚鸡之力,怎么一转眼就腾云境了?

公子这一身修为怎么来的不重要,重要的是公子越强越好!

“果然好处被你得了去!”

萧渐离见颜长青也是腾云境,与其说是惊讶,倒不如说是惊喜。

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不费功夫。

他原本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,不曾想歪打正着。

一个病得快死之人,突然间恢复如常,还一跃成为腾云境高手,若无大造化,怎么可能!

同样是腾云境,一个初入腾云境的高手,如同能与老牌腾云境相比!

这简直是天赐良机!

“既然你冥顽不灵,休怪我辣手无情!”

萧别离说罢,直接向颜长青动手,以免夜长梦多。

颜长青眼光青光涌动,心中不敢大意。

这萧渐离虽然一副假仁假义,然而一手《青云剑诀》却是货真价实。

团团剑光如轻风拂栏,又似乱云穿空。

此战乃生死搏杀,并非比武切磋。颜长青也没心思欣赏他那出神入化的剑诀。

只见颜长青手中法诀一引,顿时雷云滚滚紫电穿梭。

公子竟如此厉害!

面对如此异象,秋雪是一脸惊叹,青城派却是一脸胆寒。

这真的只是腾云境?

恐怕晖阳境也不过如此吧!

他们不是没见过修行雷法的修士,可是如此刚猛霸烈的雷法,他们却是第一次见!

“颜公子,我们错了!”

“颜公子饶命呀!”

……

此时漫天神雷尚未落下,地上已响起一片求饶声。

萧渐离眼见不敌,也收了剑招,急道:“颜公子,这可是误会,也许……”

萧渐离话未说完,漫天神雷已经落下。

不出手则已,出手必雷霆一击。

无尽神雷落下,倾刻间将这些人化为焦炭。

假仁假义之人,必是反复无常之辈。

放虎归山,必将后患无穷。

“公子,你这一身修为怎么来的?你这雷法又是怎么回事?”

秋雪眼见颜长青弹指间尽灭强敌,心中敬佩的同时,也很好奇。

颜长青笑道:“修为是夫子给的,《五雷正阳诀》家里藏经阁就有,你没发现?”

“这样么?”

秋雪明显一副就是没发现的样子。

“好了,等你突破腾云境后,我便教你《五雷正阳诀》。”颜长青指了指地面,又道:“清理一下,继续上路。”

解决完这一波找茬儿的,颜长青心中疑云渐起。

上一次秋雪并没有留下活口,这伙人是如何发现的?

难道他们只是纯粹的想要栽赃,或者猜测?

如果是栽赃,借他青城派十个胆,也不敢栽赃书院的人。

他们一定握我确凿的证据!

上次没有留活口,尸体也处理得很干净。

秋雪更不会出卖自己,也没这个机会。

那么破绽在哪里呢?搜魂?

颜长青灵机一动,想到搜魂二字。

人有三魂七魄,死后魂魄不散,修行者更甚。

上次秋雪尽管毁灭了他们的肉身,然而魂魄还在,依旧留下了线索。

杀人,仅仅是斩灭肉身是不够的!

颜长青想到了《化魂大法》。

在秋雪处理现场的同时,颜长青开始参悟《化魂大法》。

不多时便以初窥门径,以《化魂大法》侦察了一下现场,发现残魂气息。

《五雷正阳诀》不只可以摧毁肉身,同样也能轰杀灵体。

萧渐离!

萧渐离已入腾云境,神魂强大,颜长青并没能第一时间摧毁他的神魂。

糟糕!

想到萧渐离,颜长青暗呼一声糟糕!

暴露了!

到了腾云境,寿数过千,即便肉身被毁,神魂还可以夺舍,或者转世。

处理完现场后,两人继续东行。

有了这此的失败,颜长青对于《化魂大法》格外上心。

斩草不除根,春风吹又生。萧渐离的意外逃生,已经成了心腹大患。

此时的萧渐离暗恨不已,千算万算没算到颜长青居然有如此实力。

如今他同然侥幸逃得一命,却也受创不轻,雷法的威力太强了!

若非颜长青修行日浅,他连这一丝侥幸都没有。

眼下青城派是回不去了,转世重修风险太大,同时又不甘心。

正当他心神不定之际,突然发现了一位落单修士,看服饰应该是天蚕宗人,修为不过凤初境。

真是天无绝人之路!

天蚕宗虽然实力不如青城派,然而传承更为悠久。

想传天蚕宗乃嫘祖所创,《天蚕丝雨》独步修行界。只不过数千年以来无人炼成,天蚕宗也就此没落下来。

若能得到《天蚕丝雨》,不回青城又如何!

念及此处,萧渐离双眼戻色一闪,直接夺舍了那位弟子。

融合对方记忆后,萧渐离目露失望之色。

对方名叫陆渐离,资质一般,地位也很一般,不过一外门弟子。

别说《金蚕丝雨》了,就连《天蚕九变》也摸不着。

想到颜长青,暗恨之余,忽然计上心头。

若将颜长青得了天大造化的事,告诉天蚕宗,岂不是大功一件?

即便是得不到颜长青的造化,换取《天蚕九变》问题不大。

如今他夺舍了陆渐离,青城派的功法自然不能使用。何况《天蚕九变》并不比《青云剑诀》差多少。

念及此处,萧渐离飞速赶往天蚕宗。

西陵天蚕宗,尽管日渐没落,因传承悠久,在河东一带,同样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萧渐离来到天蚕宗后,首先面见了执事长老楚天阔。

本意是想面见宗主的,奈何自身地位不够。

楚天阔见到萧渐离后,不屑地问道:“那个谁,求见本长老有何要事?”

对于楚天阔的冷言冷语,萧渐离只得心中不满。尽管不习惯,奈何形势比人强。

“弟子有一天大消息,想要禀告长老。”

“哦?”

楚天阔微微皱眉,一个外门弟子,能有多大的消息?

“你若敢夸大言辞,自己去执法堂吧。”

“弟子晓得。”萧渐离微微躬身,左右看了一眼,又道:“兹事体大,还请长老……”

楚天阔见萧渐离如此小心翼翼,心中起疑的同时,也来了兴趣,遂摒退左右,又道:“有什么事,你就说吧。”

萧渐离上前几步,轻声问道:“前几日北川书院的异变,长老可有耳闻?”

“北川书院龙啸凤鸣灵气突然暴涨,修行界谁人不知?只不过内中隐情,天下无人得知,难不成你还知晓个中情由?”

萧渐离笑道:“个中情由,弟子不知,却无意间发现了一件怪事。”

楚天阔也被吊起了胃口:“哦?什么怪事?”

萧渐离回道:“两个时辰前,弟子无意间发现北川书院的颜长青,一招灭了青城派十数人,其中还包括腾云境的萧渐离。”

楚天阔听萧渐离如此说,顿时没了兴趣,不耐道:“北川书院号称修行界第一大派,随便一个高手就能灭了青城派满门,萧剑离算什么东西。”

萧渐离见楚天阔神色不满,也没空计较对方骂自己的事,立即说道:“书院固然强大,长老可知颜长青是什么人?”

“哦?难不成你知道?”楚天阔又被吊起了胃口。

萧渐离回道:“颜长青乃山东琅琊颜师道之子,数日前还是一病入膏肓的书生,怎么突然间就能灭杀腾云境高手了呢?”

“什么?当真?”

楚天阔神色一惊,又道:“你小子可不要骗我!”

萧渐离讪笑道:“弟子岂敢欺瞒长老?长老若不信,可随弟子前去勘察现场,尽管现场已被清理,又如何能瞒过长老的法眼?”

“谅你也不敢。”

楚天阔说完面露难色,又道:“颜长青固然不可怕,可是书院咱们也得罪不起。”

此时楚天阔已将颜长青与当时书院异变联系到了一起。

若无天大造化,颜长青岂能起死回生,又如何能数日间一跃成为腾云境高手?

只见萧渐离又道:“我们为什么要得罪书院?我们只需要将消息告诉青城派就行了。”

借刀杀人!

楚天阔立即明白了萧渐离的意思,可是……可是杀了人,好处确给青城派捞走了!

萧渐离似是看出了楚天阔的心思,又道:“咱们不能得罪书院,却完全可以请书院的人来做客呀,毕竟河东可是我们天蚕宗的地盘。”

好处自己拿,锅由青城派背。

好个一石二鸟之计!

楚天阔双目中渐有精光冒出。

“好小子,没想到你竟有如此心思。”楚天阔心情大悦,说道: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天蚕宗内门弟子了。”

“弟子陆渐离拜见师父!”

萧渐离直接跪下拜师,按照天蚕宗的规矩,内门弟子必须拜一位长老为师。

楚天阔略作犹豫,便答应了下来。

虽然他看不起萧渐离的资质,可是这小子心思却格外灵巧。

“你我也是有缘,若你办妥了此事,为师少不得你的好处。”

“回师父话,此事弟子怕是办不了。”

开玩笑!

颜长青的恐怖,他刚刚才领教过,在实力不够时,他绝不会与颜长青碰面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热门推荐